| 设为主页 | 保存桌面 | 手机版 | 二维码 登录 注册
免费会员

河北省霸州市信任通线路工具厂

主营:玻璃钢穿孔器, 墙壁穿线器,穿管器,双稳机电缆拖车, 各种电缆放线架...

正文
中国天价现象频出:现800万墓王 6万一年幼儿园(图)
发布时间:2021-11-25        浏览次数: 次        

  台海网3月4日讯 据新华社报道,机场高速路每公里收1元多、幼儿园一年学费6万元、一座墓超过800万元、艺术品拍卖价数亿元……过去的一年里,网络上曝光的种种“天价”现象深深刺痛了网民。

  记者最新调查发现,这些领域内的“天价”现象并没有降价的迹象,有些甚至还在往“天外涨”。在两会召开之际,记者邀请了部分代表委员剖析“天价”问题。

  2011年,网上曝光多地机场高速路收费超标,有些更是比当地物价部门核定的收费标准超过100%,引发了公众对“天价过路费”的追问。

  记者发现,目前包括哈尔滨机场、武汉天河机场在内的多条机场高速路依然在超标收费,并无降价之意。

  曾经被网民指为“收费似打劫、没钱休想过”的哈尔滨太平机场高速公路并未降价。这条号称“30.5公里”的高速路双向收费每次20元,按黑龙江省高速路小型车每公里0.45元左右的收费标准,每公里近0.66元的机场高速超标逾45%。

  “上一次就收一次钱”的武汉天河机场高速公路也并未降价。共计17公里的武汉天河机场高速公路,其中5公里是武汉市政府投资修建,实行双向收费,每次小车15元。以12公里计算,每公里相当于1.25元,比湖北省物价局每公里0.4元左右的标准超标逾200%,即使以17公里计算,也超标逾100%。

  高速公路已成为居民生活中不可回避的出行选择,机场高速公路更是因其“只此一条路”的天然垄断性已然成为乱收费的“重灾区”。

  买路钱昂贵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大学教授陈忠林认为,高速公路收费必须依法公开账本,政府还贷公路在收费年限届满或已还清贷款后,必须停止收费,“还路于民”,期待去年6月启动的中央5部委路桥收费专项清理行动能刹住“天价”路桥费。

  2011年,网民曝光广州市一幼儿园收费一年六万元的消息,引发了社会各界对“天价幼儿园”的强烈关注。

  记者最新了解到,广州南湖外语艺术幼儿园全托一年六万的“天价”收费至今仍然没有改变,比上四年大学的费用还贵出一大截。记者致电园方时他们的解释是:收费高是由于幼儿能享受每日半天的外教教学,还可以随着年龄特点选择学习各种乐器,师资成本和硬件成本都比较高。

  全国政协委员、重庆市副市长吴刚认为,“天价”幼儿园的背后,实际上反映的是公办幼儿园服务性收费的监管问题和民办幼儿园收费合理性的问题。

  不少代表委员认为,要消除“天价”幼儿园现象,在大力加强收费监管的前提下,根本的出路还是在于充分发展学前教育、扩大优质教育资源。全国人大代表、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认为,国家已明确加大学前教育投入,当务之急是完善制度设计,即中央财政、地方财政要明确投入比例,按照地域区别设计财政投入方式。“只有确保足额投入,才能真正解决幼儿园乱收费和入园难。”

  2011年清明节前,有网友在网上发帖发布“十大天价墓”,一些地方豪华墓地的“天价”令人咋舌,让戏谑成为“坟奴”的网友们更加感慨“死也有贫富贵贱”。

  记者近日再次对网民披露的“天价”墓园进行调查发现,“800万墓王”、“重庆最牛公墓”牛气不减,依然公开或变相“天价”叫卖。为了保证“天价墓”的“霸气地位”,不少墓园采用“擦边球”的方式,为墓地配套超豪华的周边绿化景观和附属设施。

  “十大天价墓”中排名第一的福建厦门安乐永久墓园负责人证实,“800万元天价墓”仍在销售。安乐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何庆杉表示,该墓使用的都是昂贵的高档建材,加上周边的景观,所以售价较高。

  “被称作重庆最牛公墓”的重庆华夏陵园“百万级墓地”虽然已被民政部门叫停,但记者了解到,这个陵园又推出所谓“个性化服务”,变相推销数万元到近百万元的“天价”墓。

  全国人大代表张兆安认为,要杜绝“天价”墓,必须厘清界限,明确政府公共服务和市场化服务的不同性质,提防公共属性的服务价格“向上看齐”,导致百姓买不起墓地、“死不起”。

  张兆安建议,一方面要在社会舆论层面批判部分人“豪华安葬”的奢靡风气,另一方面相关部门还要对垄断和暴利的“擦边球”行为加强监管,打击哄抬价格、违规买卖豪华墓地的行为,让墓地价格回归正常。

  2011年,“没有最高、只有更高”的艺术品拍卖市场表象繁荣,“天价”频出的背后却暗影重重,不少拍卖公司从拍品征集、文物鉴定到图录出版、正式拍卖,存在虚假鉴定、虚报成交额、联手做局、洗钱行贿等不法行为。

  记者最新调查发现,艺术品拍卖市场“虚火上升”、假拍频频的现象并没有得到规范,“天价”纪录仍在屡创新高,往“天外涨”。更有网民日前爆料称,2011年时以2.2亿元成交、创下玉器拍卖纪录的“汉代玉凳”是赝品,拍卖方涉嫌拍假。

  韩美林等文艺界政协委员建议,建立艺术品评估体系,即成立国家级艺术品鉴定机构指导拍卖评估,由权威专家鉴定与科技检测相结合,并全程公证。同时,为保证拍前鉴定的独立性,鉴定师不应与任何拍卖公司存在合同关系。

  此外,不少代表委员建议应尽快推动拍卖法的修订,对虚假鉴定、联手做局等涉嫌欺诈行为,除承担民事责任外,须追加刑事处罚。